新书包 > 都市言情 > 冠盖锦华 > 第50章 真假生机散

第50章 真假生机散

小说:冠盖锦华作者:橙橙橙小希字数:194338更新时间 : 2020-05-17 01:27
  锦绣阁

  谢锦回到府中之后,便唤了墨韵前来。

  如今已成功收服赵芊芊,从当下开始经营,若是大秦如前世一般遭遇日后的变故,也会有足够的银钱,不至于太过被动。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如今,将沈怀越和徐萍儿这两个鸠占鹊巢之人赶出谢府,才是当务之急。

  往日里这二人总是连成一线,又怪会讨谢老太君撑腰。

  看似毫无根基,其实并不好对付。

  如今徐萍儿偷鸡不成蚀把米,当众落水。与沈怀越因为各自的计较生了嫌隙。

  谢锦又怎能放过这样的好时机。

  “徐萍儿那边,近日来动静如何。”

  “徐姑娘只要闲来无事,便去往沈公子的院中想要探望。刚开始时还能顺利见到沈公子。次数多了,沈公子似乎故意避而不见,惹得徐小姐经常扑空。”

  “这点困难,应该难不倒徐萍儿吧。”

  “小姐料事如神。属下一直暗中派人留意徐姑娘在府中的动向。这些日子,她与沈公子院中新进的丫鬟佩儿走的十分亲近。想来是要探听沈公子私下的行程,制造偶遇。”

  “这佩儿竟如此听从徐萍儿的指令?”谢锦反问道。

  这朱佩虽然还不知徐萍儿才是幕后害她的黑手,但是她本性也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主。

  “佩儿以沈家公子的行程为诱饵,让徐姑娘给她生机散。”

  “哦~徐萍儿倒也舍得?”

  自己埋下的暗桩果然起了作用。

  “徐姑娘倒是大气,每每都以生机散相换……”

  “每每?”谢锦似乎抓住了其中的关键。

  “墨韵,你觉得我赠与徐萍儿那些生机散,够不够她每每挥霍……”

  “小姐的意思是……”墨韵仿佛抓住了什么。

  “墨韵,我桌上有个装过生机散的盒子,里面还剩了些药膏。你拿去给青黛,让她处理了。府中馋这药膏的人多,可别被什么小丫头捡了去。”

  “是。”墨韵领命而去。

  谢锦独自一人,默默地摸著妆台的精致药盒,

  徐萍儿和朱佩果然如她所料。

  朱佩野心,一心想过人上人的日子。奈何容貌被毁,如今有了复原的希望,怎么可能不想方设法的求取。

  而朱佩此人,不敢对伤她之人做些什么,却最擅长拉本就对她好的人下地狱。

  而徐萍儿却在这样一个人面前伪装善良。

  待到朱佩发现真相之时的反水,谢锦想想都觉得精彩。

  …………

  谢府,大厨房

  正直午膳时分,大师傅们个个忙的热火朝天。

  各院的丫鬟们也正拿著食盒等在外头。

  闲来无事,又为了抵抗阵阵飘如鼻尖的菜香,众人便热热闹闹的聊了起来。

  “青黛,你这绢花真漂亮,定是大小姐赏的吧,真羡慕你啊……”紫烟姨娘的丫鬟紫娟眼中艳羡的说到。

  紫娟以为青黛会如往常一般。少接这样的话茬。

  没想到今日的青黛一反常态的说到:“是啊,小姐对我们一直很好。”

  “我悄悄给你看个好东西。”

  说罢,青黛拿出来一个极为精致的药盒。

  “这是什么啊?”紫娟羡慕的问到。

  “这个啊,是装生机散的盒子。”

  切,一个破盒子而已。

  青黛与紫娟的聊天自然是落到了一旁的朱佩耳中。

  已经用上了生机散的朱佩,

  自然不会像紫娟这般没有见识。  “这盒子真好看……”紫娟挪不开双眼的说到。

  “这盒子精致还是其次,里面可还是剩下了一些药膏,可是养肤的好东西呢。”

  说完,青黛得意洋洋又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收好,不在攀谈,似乎怕别人夺了自己的好东西似的。

  “各院可以来取餐了。”大厨房的师傅一个大嗓门,唤醒了所有人的精神。

  众人取了吃食便各自回了院子。

  朱佩也不例外,只是她走著走著,突然看见幽静的小路上,阳光照耀下一个精致的物件闪闪发光。

  走近一看,这不是青黛方才炫耀的药膏盒。

  虽然她已经从徐萍儿处要来了许多生机散,但还是抵不过这闪闪发光的宝盒诱惑。

  得空出了府,寻个当铺当了应该也值不少钱。

  想到此处,朱佩将药盒放入怀中。

  这条幽静的小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只待朱佩身影消失之后,青黛才从一旁的假山处探出身影。

  …………

  回到房内,朱佩还是没有忍住拿出来怀中的药盒看了又看。

  军侯府家的嫡小姐,用的东西真是精致。

  突然一阵清香从朱佩手中传出,沁人心脾。

  显然是药盒中的香味。

  但是这香味并不被朱佩所熟悉。

  抱著一丝疑惑,朱佩打开了这个药盒。

  残余的生机散晶莹剔透,散发著阵阵幽香,与徐萍儿给的白色药膏, 绝对不是同一种药物。

  朱佩挑出一点点残余的生机散抹在自己脸部的疤痕之上。

  点点清凉在脸上散开,似乎要抹去那曾经的灼热。

  不用大夫,朱佩也知道孰真孰假。

  徐萍儿,竟然敢骗她!

  …………

  闺阁内,正在琢磨如何去讨沈怀越欢心的徐萍儿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小姐,你没事吧。”絮儿担心的问到。

  “没事,想来最近天凉,不小心著凉了。”徐萍儿答到。

  “我去为小姐熬一碗姜汤吧。”絮儿关心道。

  “不忙,你将这个药膏送去沈大哥的院子,交给朱佩姑娘,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徐萍儿将伪装成生机散的普通药膏交到絮儿的手上。

  “是,小姐。”

  徐萍儿看著自己镜中的容颜,虽然正值芳华,但是在这花团锦簇的京城中却太不起眼。

  无论是王晗月的控制,还是徐明蕊的到来,都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机。

  初入宫学之时,徐萍儿被迷住了眼睛,也生出了想要攀上更高枝的心。

  但是生辰宴一场落水,让她清醒。

  徐萍儿知道,是徐明蕊推她下水。但是她找不到证据。

  徐明蕊的先声夺人,而自己又因为药力无力辩驳。

  如今已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那么绑上沈怀越便是她最好的选择。

  徐萍儿相信,有谢老太君的扶持,沈怀越的未来定不会太差。

  那便是自己找徐明蕊报仇雪耻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