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都市言情 > 落魄新帝在民间 > 第16章爱情观

第16章爱情观

小说:落魄新帝在民间作者:梦落听蝶字数:208903更新时间 : 2020-06-06 16:38
  “谁能想到,这上京城堂堂明卫指挥使,还会把自己亲妹妹,一本正经的叫进书房,就为了问自己未来夫人,是怎样的人。”魏如画一脸狭促的看著魏荣。

  她也没想到,魏荣叫她来书房只是为了这件事,真是人不可貌相。

  魏荣看妹妹笑声还没有停的迹象,低声喊了一声:“宝儿!”

  魏如画咳了下嗓子,缓了缓神情。

  才看著魏荣:“哥哥,祝四姑娘,是个怎样的人暂且不说,不过人家可对你是念念不忘。”

  “说来我也挺好奇,你之前面对安国公的上门求亲,不还是挺排斥的嘛,怎么今天反而突然一下变了态度?”

  魏荣面对妹妹的调笑,也颇为不自在。

  说起来,这事儿还和昨天下午的事有关。

  昨天下午,魏如画去安国公府应约之时,而魏荣在府中,正接待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两人对坐在书房里,中间隔著一张矮桌。桌上的清茶冉冉升起两缕淡淡薄雾。

  来人裹著一身黑袍,结果茶杯的手腕,带著一些苍白。

  “许久不见,先生怎么突然来了?”魏荣先开口。

  “新帝突然给你赐婚?是因为什么原因?”黑袍的声音低沉。却也极为好听,有如玉石相碰。

  “我去见那位的时候,那位突然对我没有成亲这一事很不满,应该是认为没有软肋可以被他抓著。现在的这位可是个多疑的君主。”魏荣抿了下唇,他对这个其实也很不解。

  “那怎么偏偏是安国公府的祝四姑娘?祝四姑娘是怎么突然认识到你的?”黑袍人点头表示了解。

  魏荣想了想:“这我倒不知道了,我之前没见过祝四姑娘,前几日她突然和宝儿处上了关系,过来吃了一顿饭。”

  “饭桌上的时候,见过一面。之后几天,安国公就突然上门,说是想结两家之好,接著就是那位赐婚。”

  “据我知道的,祝四姑娘自从回家之后,可就因为你,惹上了相思病。”

  “既然如此,那你想过怎么和祝四姑娘相处吗?虽说是那位赐的婚,但那祝四姑娘也是这上京城中德才兼备的姑娘,称得上一句贤良。”

  “你娶了她,也算是结的一场良缘。”黑袍人的声音突然柔和起来,像是普通的友人一般,缓声劝著。

  魏荣握紧拳头语气有些哽咽:“可是.....可是,我放不下她,我心里装不下其他人,给不了祝四姑娘想要的爱情。”

  黑袍人叹了口气:“我们都放不下她,但人死如灯灭,当年,你也曾受过她的恩泽,你也该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希望,所有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她不会希望有人因为她而变的不幸福。她那样强势的一个人,若是真的知道你因为她而婚姻破碎。甚至耽误了一个花季的姑娘,她只会看不起你。别让她在九泉之下,还因为我们这些活人,而心生不安。”

  魏荣的手越握越紧,指甲最终刺破了皮肉的防御。点滴的血丝从伤口处涌了出来,带来些微的痛意,一点点的抵住心口弥漫出来的刺痛。

  “再说,这世上,夫妻之间有的并不只只是爱情。爱情终究如同镜花水月一般。虽然热烈美妙,却也终究时间短暂,给不了她爱情。那么就试著让她变成亲情。”

  “终究你俩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好,……我会试著去接受她,像你曾说的那样。

  ”魏荣声音嘶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著。  长安公主离世已经有将近半年了。这上京城的风云变幻,也渐渐落下帷幕。

  半年的时光,也慢慢的安抚住了魏荣心底那个原本的伤口。

  从最初听到长安公主被杀。仿佛整个世界崩塌,仿佛整个心脏都不会跳动一般。

  到慢慢的,这一点点的岁月的安抚,魏荣如今也可以慢慢的放下来。

  在周围朋友的安慰下,他可以慢慢的,放下对长安公主的爱意。

  更准确的说,他会将对长安公主的爱,深深的埋在心底。他会为长安公主报仇,用仇人的血液,去祭奠自己对长安公主的爱。

  他也会慢慢的,试著去接受一个新的,自己将来的未婚夫人。

  他可能没法将她当做自己的爱人,但会尊敬他的夫人,把她当成自己的家人,给她更多的亲情。

  魏荣记得长公主曾说过。

  她的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恩爱两不疑。

  但柴米油盐酱醋茶,却也同样是生活中的真实滋味。

  当时这句话传出来之后。那一生一世一双人,成为了整个上京城的姑娘贵女们,最求而不得的,最向往的生活。

  虽然知道这上京城中,想得到这样的爱情,是痴心妄想,但并不妨碍贵女们的幻想。

  万一呢?万一自己的未来丈夫能够为自己做到呢?也许自己将来就会成为那最幸运的人呢。

  这一时间,上京城的儿郎们。有不少是被一家的姐姐妹妹们,念叨著一生一世一双人。

  而后半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也同样让上京城的各家主母们。感叹一句,长安公主,活得通透,想得明白。。

  那是他曾经最羡慕的爱情,也是最羡慕的生活。

  那曾经是魏荣所要的目标,为了迎娶长安公主。

  虽说他知道,以自己曾经的身份,那也只是一个痴心妄想。

  但最起码,魏荣可以做到,让长安公主欣赏的那种男人。

  而今,因为长安公主的死。魏荣对成婚没有太大的执拗。

  但既然自己即将定下新的婚约,他也不会成为,他也不会对自己的婚姻不负责任。

  成为长安公主曾经口中,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中败类,成为长安公主曾经最看不起的那种人。

  “哥?哥?哥!”一声耳边的炸响,叫醒了魏荣。

  这会儿魏如画已经跑到了魏荣的身边,正冲著魏荣的耳边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