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都市言情 > 驸马尚公主(gl) > 第八十三章 (完结)

第八十三章 (完结)

小说:驸马尚公主(gl)作者:东方度字数:252046更新时间 : 2020-04-07 06:51
  书兰安排了马车,与书琴书画陪同慕容敏和王相倾一起进了宫。书棋自然是随王相颜一起去了王府。

  马车内,书棋咬了咬唇,几次欲张口问最后都生生地憋住了。王相颜瞥见书棋的犹豫,心知她定然是想问自己王相倾的事情,见她一副纠结的样子,心中好笑,看了片刻,轻笑地摇了摇头,“书棋,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我吧,别纠结了。”

  一听王相颜主动开口问了,捻在一起的眉松开,小心翼翼地问道:“二小姐,那…那王公子,怎么还会再回来?”书棋也是亲眼看见王相倾入土为安的,若是大晚上的突然看见王相倾,定然会以为是见|鬼了,可这青天白日的,王相倾定然是人不是鬼了。

  “相倾,的确是回来了。至于怎么能回来……”王相颜扬了扬下巴,伸手向上指了指,说道:“你得问苍天了,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书棋顺着王相颜的手指,抬头看了眼,是车顶,“天上掉下来的?”转头抿着嘴皱着眉怨怨地看着王相颜,一副你不要当我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就说瞎话骗我的样子。

  “噗嗤”王相颜笑出声,心中直叹‘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

  书棋是书画差遣了府中侍卫去叫回来的,所以王府中的人皆不知道王相倾回来的消息。王相颜进了王府,看到在大厅中坐着绣花的莲花,‘真没想到,莲花竟然还学起了女红……’

  莲花一见王相颜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笑着迎了上去:“二小姐,你怎么突然来了?”这王相颜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来这王府,偌大的王府,只有莲花和十三是旧人,王相倾不在了,便再没有主动来此的必要了。

  “莲花,今日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相颜笑着卖起了关子,“猜猜是什么好消息?”

  王相颜这么一问,莲花还真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片刻之后摇了摇头道:“还真猜不出来。难道是你要和宗姑爷成亲了?”王相颜虽然和紫嫣在一起了,可因王相倾才死月余,两人又都是女子,便将这成亲的事情直接搁置了。

  如今听莲花这么一说,王相颜心中一疼,眼神不禁暗了暗,‘若是真能和紫嫣成一次亲该多好……’见王相颜眼神突然一暗,莲花也知道自己刚刚那句话戳中了二小姐的伤心之处,忙改口道:“哎呀我乱说的二小姐,你别介意。”

  王相颜轻轻摇了摇头,“没事,今日来,是想告诉你,相倾,回来了。”

  “谁回来了?”莲花睁圆了眼睛看着王相颜,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们家的小少爷,王相倾回来了!”王相颜撇去心中的那轻微疼痛,满脸喜悦,扬了扬眉,说道:“以后这王府,又有主人了!”

  莲花不顾主仆之别,激动地直接上前抓住王相颜的衣袖问道:“二小姐,你是说少爷回来了?少爷,少爷不是已经……怎么会回来?”莲花探头往王相颜的身后瞧了又瞧,“少爷呢?不是说少爷已经回来了,怎么没有看到少爷?”

  “相倾和敏敏进宫了,估计是为了驸马的事情,如今相倾都回来了,这驸马定然不需要再选了。”想到王相倾变为女子还深爱着慕容敏,王相颜就心酸不已,‘老天为什么要让王相倾投胎变为了女子才回来?’(老天爷:她本来就是女的,埋怨我作甚!)

  “二小姐说的当真是真的?”莲花还是不敢相信,一个死去的人,竟然会再回来。

  “你去给相倾的房间打扫打扫,等相倾回来了,你自然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莲花一听,兴奋地直接丢下了王相颜,打扫房间去了,‘只要打扫房间相倾就能回来,别说是让她打扫房间了,打扫整个盛都城的街道都行!’

  看着莲花忙不迭地往王相倾的屋子跑,王相颜轻笑地摇了摇头。转头看到书棋心不在焉的样子,“若是想去看丁姑娘,直接去就是了。”‘这书棋也真是的,自己不说,竟然就一直跟在了自己的身边。’

  书棋一听,高兴地行了个礼,一路小跑去了丁一夏的房间。看着书棋那高兴样,王相颜心道:“又是个陷入爱情的姑娘啊……”

  大约一个时辰后,王相倾和慕容敏一行人回到了王府,门口的家丁看到王相倾从马车上下来,皆愣在了原地,“公子,公子怎么会……”王相倾下了马车,转身将手递于慕容敏,慕容敏含笑地看着王相倾,将手轻轻放在掌中。两人牵着手走至王府前,看到门口的家丁还没回过神来,也没多言,直接进了王府。

  “相颜,我回来了。”看到独自一人坐在大厅中喝茶的王相颜,王相倾直接喊道,四处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莲花跟十三,又开口问道:“相颜,小花跟十三呢?怎么不见那两个孩子?”‘我都回来了,没有守在门口等我就算了!竟然也没有在大厅等我!’

  “莲花帮你打扫房间去了!十三一直在酒楼帮忙,再过几个时辰才会回来。”王相颜一说完,便看到莲花来了。

  莲花远远地看见王相倾,“少爷少爷!”直接飞奔过来,不顾众人,直接扑进了王相倾的怀里,身子轻轻抽|动,带着抽泣之声,除了紧紧抱住王相倾喊少爷,已说不出任何话。

  王相倾轻轻拍着莲花,“小花,少爷我回来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哭什么呢!”王相倾只把莲花当成了孩子,可慕容敏不这么想,微皱了眉,却没有说出任何话。

  王相颜上前拍了拍莲花,柔声说道:“莲花,这么多人在呢,抱着相倾哭多难看!”

  莲花脸一红,放开了王相倾,身子却还是止不住地颤抖。王相倾见状,又将莲花抱入怀中,温柔地说道:“小花还是个孩子,哭就哭吧……”抚平了莲花的情绪,等她不再颤抖,才缓缓松开。

  几人围着桌子坐下,莲花紧紧地跟在王相倾身边,就怕她像上次那样,突然就走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所幸王相倾回来了,不然莲花的每个夜晚,只怕都要在悔恨中度过了。

  “相倾,你和长公主的婚事……”王相颜先开口问道。

  “皇上,得知我没有死,也是震惊不已。”王相倾转头看了慕容敏一眼,“但毕竟我有赐婚圣旨在前,所以恢复了我的准驸马身份,还恢复了官职。婚事,还是要六月初六。”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从来没有这么想成亲过啊,一天都不想等了!’左手轻轻捏了捏慕容敏的手,‘要是能早些日子成亲,就好了。’

  “你突然活了,皇上难道不疑惑吗?”

  “多亏了敏敏,圆了过去”

  想到王相倾如今是女子,王相颜皱着眉又问道:“那……那你的身份……”说着的同时用余光看了慕容敏一眼。

  王相倾心知王相颜问的身份是女子身份,转头看了慕容敏一眼。慕容敏瞥了一脸小心翼翼模样的王相倾一眼,悠悠说道:“她的身份,我知道。”

  “你你你……”王相颜错愕,想到自己这样也太没大没小,忙改口道:“长公主,不嫌弃相倾吗?”

  “有什么好嫌弃的?喜欢相倾,自然是喜欢她的一切。”慕容敏平静地说出这番话,王相倾听了,却是激动不已,想着有这么多人,才努力克制住想拥住慕容敏亲近她的想法。

  王相颜咽了咽口水,心叹,‘不愧是长公主,说出这番有违世俗的话竟然也如此得理所当然。’

  王相颜见自己也不必再在这里待下去打扰王相倾和慕容敏二人,便找了个理由起身告辞:“相倾,我出来许久了,想必紫嫣心里着急,就先回去了。”‘看看你那一副盯着长公主想吃了她的样子!嫌弃!’

  王相倾带慕容敏回了自己的房间,推门而入,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跟在王相倾身后的莲花,一脸喜悦,“少爷,你的屋子,我刚刚又给你打扫了一遍。”

  “嗯”王相倾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桌子和书架,回头对莲花说道:“小花,你先下去吧。”

  屋内只剩王相倾和慕容敏两人,王相倾从架子上取下装着笛子的盒子,轻轻抚了抚,‘也不知道秀宛怎么样了,得知我又回来,会是何种表情?又会是何种心情?’

  慕容敏见王相倾取出了林秀宛送的那支笛子,想起她送给自己的玉,便问道:“相倾,你之前送的那块玉,是何意?”

  “玉?”王相倾微皱了下眉,目光如炬,眼神如锋,从未有过的犀利,瞬间又敛去,恢复成温柔模样,转头说道:“只是为了给你留个念想,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

  “那无名阁又是何意?若是为了给我留个念想,为何不是王相倾三字?”慕容敏贴近王相倾,继续问道。

  王相倾哑口无言,不知该做何解释。

  “我去查了无名阁,世上没有这个地方。”慕容敏盯着王相倾的双眼,冷着声音,继续说道,“相倾不会无缘无故给我留了这么一块玉,难道真的不想解释吗?”

  王相倾放下手中的笛子,抱住慕容敏,“敏敏,我已经回来了,问这些,并没有意义。”王相倾仍旧不愿解释无名阁。

  “罢了罢了,有你在我身边,足矣。”慕容敏回抱住王相倾,‘只要你在,其他事情,便都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