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春暖花开 > 第460章 跪求楚梦韵保护

第460章 跪求楚梦韵保护

小说:春暖花开作者:楚传宗李桃花/免费阅读字数:1771681更新时间 : 2020-01-14 20:32
  “据我所知,这玫瑰酒吧的老板不是荀超么?怎么会回是你?”老梁问道。

  “你的消息有些不灵通啊,早两天荀超已经将玫瑰酒吧转让给我了,现在我才是玫瑰酒吧的真正主人。”楚梦韵说道。

  这时,老梁身边的一名黑衣男子说道:“梁哥,你不过问江湖事太久了,她说的不错,早两天荀超的确是将玫瑰酒吧转让了。”

  “原来是这样。”老梁点了点头,又问楚梦韵:“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你们放了他们。”楚梦韵说道。夏健,黄灿光,吴海涛他们虽然得罪过自己,但是罪不至死,所以她决定救他们一次。最主要的是,她不能让人在自己的酒店搞出了人命,否则会有很大的麻烦。

  夏健,黄灿光,吴海涛没想到之前聚会的时候自己那样羞辱了楚梦韵,现在自己有难的时候,她居然会不计前嫌出面救自己,心中顿时羞愧不已。

  “我要是不放呢?”老梁叫来了这么多兄弟,绝不会因为楚梦韵的一句话就放人,那太没面子了。在江湖混,讲究的时面子。

  “他们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要将人置于死地呢!”楚梦韵说道。

  此时的夏健,黄灿光,吴海涛以及夏健叫来的那些保安一个个血流满面,的确已经伤得很不轻了。

  “之前他们打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阻止,现在我打他们的时候,你为什么却出来阻止?”老梁很不满地说道。

  “之前我已经让人来阻止了啊,不然你都没有机会打电话叫人了。”楚梦韵说道。

  老梁想起之前自己被打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男三女过来阻止了。不过,想起之前被夏健,黄灿光,吴海涛等人殴打羞辱的情形,他就气愤之极:“这些人不但打了我,还打了我的女人,我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的。我说过,我会让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我梁阿生说出来的话,就一定要做到!”

  原来这个眼镜男子名字叫梁阿生!一听到梁阿生这个名字,在场的很多人都骇然失色。梁阿生的名字虽然很普通,很平凡,甚至可以说是很俗气,但却曾经是黑道上的一个传奇人物,杀人如麻的黑道大佬。

  他的势力,在广南市甚至可以跟龙震天,超荀的父亲,还有李老虎那边的势力四分天下。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梁阿生在三年前就销声匿迹,三十来岁的年纪就退出了江湖。

  而夏健,黄灿光,吴海涛一听到梁阿生说不让自己看到明天的太阳,顿时吓得胆都破了。没想到因为潘婷的轻轻一脚踩中了梁阿生的女人的脚背,却引发了这么大的血案。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自己一定不会装逼,一定不会替潘婷出头,一定会马上跪地赔罪道歉!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或许只有楚梦韵了。

  于是,夏健,黄灿光,吴海涛马上朝楚梦韵那边爬了过去,爬到楚梦韵跟前时,就挣扎着跪了起来。

  “梦韵同学,之前多有得罪,请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我们是同学,也是同一个县的老乡,你一定要救我们啊!”黄灿光声泪俱下地说道。

  “梦韵同学,我的老班长,念在我们曾经是同学一场的份上,现在我们在你的地盘出了事,你一定要罩住我们啊,我不想死,求你了。”吴海涛苦苦哀求道。

  “楚老板,念在你

  “据我所知,这玫瑰酒吧的老板不是荀超么?怎么会回是你?”老梁问道。

  “你的消息有些不灵通啊,早两天荀超已经将玫瑰酒吧转让给我了,现在我才是玫瑰酒吧的真正主人。”楚梦韵说道。

  这时,老梁身边的一名黑衣男子说道:“梁哥,你不过问江湖事太久了,她说的不错,早两天荀超的确是将玫瑰酒吧转让了。”

  “原来是这样。”老梁点了点头,又问楚梦韵:“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你们放了他们。”楚梦韵说道。夏健,黄灿光,吴海涛他们虽然得罪过自己,但是罪不至死,所以她决定救他们一次。最主要的是,她不能让人在自己的酒店搞出了人命,否则会有很大的麻烦。

  夏健,黄灿光,吴海涛没想到之前聚会的时候自己那样羞辱了楚梦韵,现在自己有难的时候,她居然会不计前嫌出面救自己,心中顿时羞愧不已。

  “我要是不放呢?”老梁叫来了这么多兄弟,绝不会因为楚梦韵的一句话就放人,那太没面子了。在江湖混,讲究的时面子。

  “他们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要将人置于死地呢!”楚梦韵说道。

  此时的夏健,黄灿光,吴海涛以及夏健叫来的那些保安一个个血流满面,的确已经伤得很不轻了。

  “之前他们打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阻止,现在我打他们的时候,你为什么却出来阻止?”老梁很不满地说道。

  “之前我已经让人来阻止了啊,不然你都没有机会打电话叫人了。”楚梦韵说道。

  老梁想起之前自己被打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男三女过来阻止了。不过,想起之前被夏健,黄灿光,吴海涛等人殴打羞辱的情形,他就气愤之极:“这些人不但打了我,还打了我的女人,我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的。我说过,我会让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我梁阿生说出来的话,就一定要做到!”

  原来这个眼镜男子名字叫梁阿生!一听到梁阿生这个名字,在场的很多人都骇然失色。梁阿生的名字虽然很普通,很平凡,甚至可以说是很俗气,但却曾经是黑道上的一个传奇人物,杀人如麻的黑道大佬。

  他的势力,在广南市甚至可以跟龙震天,超荀的父亲,还有李老虎那边的势力四分天下。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梁阿生在三年前就销声匿迹,三十来岁的年纪就退出了江湖。

  而夏健,黄灿光,吴海涛一听到梁阿生说不让自己看到明天的太阳,顿时吓得胆都破了。没想到因为潘婷的轻轻一脚踩中了梁阿生的女人的脚背,却引发了这么大的血案。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自己一定不会装逼,一定不会替潘婷出头,一定会马上跪地赔罪道歉!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或许只有楚梦韵了。

  于是,夏健,黄灿光,吴海涛马上朝楚梦韵那边爬了过去,爬到楚梦韵跟前时,就挣扎着跪了起来。

  “梦韵同学,之前多有得罪,请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我们是同学,也是同一个县的老乡,你一定要救我们啊!”黄灿光声泪俱下地说道。

  “梦韵同学,我的老班长,念在我们曾经是同学一场的份上,现在我们在你的地盘出了事,你一定要罩住我们啊,我不想死,求你了。”吴海涛苦苦哀求道。

  “楚老板,念在你

  和我老婆潘婷曾经同学一场的份上,请你也救救我。之前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现在我给你赔礼道歉,请你务必要救救我……”夏健和楚梦韵不是同学,只好这样说道。

  三人都深深知道,现在只有抱紧楚梦韵这条大腿,自己才有活命的机会。

  楚梦韵想起之前聚会时这些人对自己各种嘲笑,羞辱以及威胁,她心中仍然有气:“我和你们的同学情在今晚聚会的时候,早已经一刀两断了。”

  一听到楚梦韵这样说,三人全都吓坏了。

  “不要断啊,其实我们一直都很怀念你的,想当初你做我们的班长的时候,对我们是那么的好,在学习上一直都在帮助我们,我们其实是很感激你的,今晚我让你喝酒,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吴海涛战战兢兢地说道。

  “是啊,同学情怎么能够说断就断呢,今晚聚会的时候,那都是开玩笑的。同学嘛,开开玩笑,可以活跃气氛啊!”黄灿光说道。

  “对对,潘婷其实时常也跟我说起你,说你非常优秀,人又好,很宽容大量的一位好同学。”夏健为了寻求楚梦韵的保护,也只能捏造一些话来说了。

  之前在天龙大酒店聚会时,夏健曾经威胁楚梦韵,要逼她向潘婷道歉,不然就找人来打她,让她出不了天龙大酒店,还扬言要让她在广南市混不下去。而现在他闯了大祸,为了保住小命,却不得不跪求楚梦韵的保护,想想真是够滑稽的。

  “你们都别说了,越说越会让我看不起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在我酒吧里出事的,但我也只能保证你们不在我的酒吧里出事,别的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楚梦韵说道。

  从刚才聚会时被他们咄咄逼人的那一刻,那一份同学情在楚梦韵心中已经荡然无存,自己跟她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现在是自己落难,他们只会落井下石,而现在他们落难的时候,自己能够以德报怨,救了他们一回,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们以后怎么样,她是不想管,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闯是他们闯下来了,就必须由他们自己承担,自己只能救他们一回。

  “好,好,谢谢,只要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就好。”三人同时说道。

  他们也不敢奢求太多了,能活着离开玫瑰酒吧再想办法,大不了远走高飞,不在广南市混了。

  这时,梁阿生问道:“你真的打算救他们?”

  “是的,你也听到了,他们和我曾经是同学,我必须救他们一次。最主要的是,他们在这里消费,就是我的客人,我必须保障客人的安全。”楚梦韵说道。

  “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梁阿生冷冷地说道。

  “这件事我不能不管。”楚梦韵也是表现得很强势。

  “信不信我砸了你的酒吧?”梁阿生现在有近百名手下在这里,而楚梦韵大约只有三十来人,比她多了三倍以上,他一点也不怕她。

  “就算你砸了我的酒吧,我也义无反顾。保障来这里消费的客人的安全,是我的责职。”楚梦韵说道。

  躲在酒吧角落里的潘婷和杨蜜,见到楚梦韵为了救自己这些人,不惜与强大的梁阿生为敌,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楚梦韵和梁阿生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两边的人已经剑拔弩张,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而楚传传宗,楚梦晴,欧阳清和血罂粟也早已经做好应战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