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酸蚀的蜕变

第一百二十五章 酸蚀的蜕变

小说:萨拉弗的龙翼挽歌作者:归兮北冥字数:1380703更新时间 : 2020-01-14 20:25
  小小的残缺平台上,众人愕然凝视塔主,他就这么突如其然的出现在身后,丝毫没有大战过后的痕迹,依然犹如掩藏在云霞之后的新月,淡然宁静,不急不缓,谁也无法看透那一层薄薄的赭红色斗篷。

  银发艾菲指着呼吸渐弱的同伴,“塔主!”

  “我没有应允,死亡便无权带走他。”夜磷大师如是说。这句话非常像是老套戏剧里的台词,但从兜帽的阴影下发出,众人的心顿时安定了。

  凯伊却没有如此淡定,变体史莱姆的伪装层之下,思维和血管依然喷张奔涌,他的大脑里像是有只海胆在翻滚,刺痛遍布每一根神经,双腿过度同化,到现在腰部以下都没有知觉。他努力平复着生死一刻的余韵,观察众人的状况:银发艾菲和将军已经回复镇定,学徒维尼和女艺术家辛迪亚瑟缩在角落,前者偷偷抬头望向自己,眼睛里的憧憬和羡慕有如实质流露出来,后者像是狐猴一样,修长的四肢和手臂把脑袋抱得紧紧的。黑发安诺特捂着棕发科伦的胸口,血从指缝之间流出。科伦先是被剑鱼贯穿,后是落水失血,嘴唇已经和死鱼一样惨白。

  医疗不是凯伊的专长,也只有那些专精咒法系创生学派,或者死灵系的法师,能够快速治愈这种重伤。他伸手点在半截鱼吻上,一滴淡绿色胶液缓缓扩大,包裹住鱼吻,将它软化消蚀,随后凯伊意念控制酸性消失,胶体塞住创口,不让血液外流。

  拖延了一些时间,凯伊的脑神经舒缓了,他操控着胶体捕捉长桌,在水面上铺开一条道路,众人踩上坚硬的地面,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头一次觉得不会晃动的地面如此安心。在通道口转悠的隐形仆役们抬走了伤者。

  一旦处境安全,疑问和愤怒就爆发了。

  “塔主,为什么塔里会有这么危险的怪物?”将军说。

  “科伦会死吗?我们怎么和冠军教长交代!”黑发安诺特说。

  “塔主,您用的是咒法系的召唤……”维尼说,然后发现所有人都在瞪她,立刻低下头。

  “诸位。”凯伊说道。“请大家牢记一点,纵命之弦,永远在我的掌控之下。”他不容置疑地说,众人纷纷退了一步,不约而同想起那副在水面飘摇的焦黑鱼骨。

  将军说:“抱歉,塔主,大家只是……担忧和害怕。”

  凯伊在心理翻了个白眼,其他人还在害怕,但绝不包括将军,他此时可能正为法术的威能而兴奋,今天所见的,能应用于军事战争的法术,比之前半年都多。

  “今天诸位所消耗的额外法术位,都算作法师塔的开销,无须支付,科伦骑士几天后就会回归。今天所有的课程暂停,外法部和上法部不得离开歌塔,餐饮会由隐形仆役送到房间,明天太阳升起之后,一切照常!”凯伊背对众人,身影在幻术下逐渐变淡,直至消失。

  众人相互看看,谁也没有继续谈论的兴趣,身心俱疲,还有伤口要处理,各自回到住处。

  凯伊独自攀上螺旋回廊,在战斗间外漫步,脑中回响着战斗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声咒音。

  以后应该经常召唤其他位面的怪物,作为战斗演练的对手。

  噔噔噔,熟悉的步伐逐渐靠近,凯伊戛然止步,有比巨鲨领主更可怕的生物出现了。

  米娜携着完全不匹配她纤细身材的汹涌气势杀奔而来,很难想象一个瘦高的女孩是怎么制造出万马奔腾般的压迫感。

  她一把抄住夜磷大师的斗篷前襟,“你的脑子也被酸液腐蚀了吗!”

  “放松,米娜,没什么大不了的。”凯伊挣扎了一下,但是细铁棍似的手掌纹丝不动。

  “没什么大不了?”米娜瞪圆眼睛,“在自己的塔里和自己召唤的怪物打架,很有意思是不是?你知道地下两层存了多少物资吗?五十桶优质麦粉,五十桶猪肉脯和鹿肉干,十三桶干菜和油脂,还有一整间的毛皮、丝绸、呢绒,十五箱莎草纸和八十张羊羔皮卷……你该庆幸存放施法材料的那三间屋子是密封防水的,否则我就拉着你从塔顶跳下去!”咆哮把凯伊脸部的变体史莱姆都吓坏了,向下滑溜,露出凯伊的脸。

  凯伊让前襟从米娜指缝间滑出来,“巨鲨领主从水元素间跑出来,又不是我放的。”

  “当初我和阿斯顿都劝过你了,在水元素间放个小型构装体不好吗,非要和不知底细的外层位面生物缔结契约,把要害位置交给一头鲨鱼的投影看管。还有,别打断我!”凯伊身形渐矮,腿部缓慢液化,米娜居高临下,一手叉腰,“你就非要和他打?你知道塔楼修缮多麻烦吗。别说迫不得已,你随身都带着【驱逐术】卷轴,三秒钟就能把投影扔回水元素位面,你只是喜欢把活物用酸液蒸发而已!”

  凯伊让米娜吼完,才说:“如果我不那么做,夜磷大师在外法部和上法部的威信,也会随之蒸发。现在,他们的态度才算真正的‘敬畏’。”

  “烂理由,用我们总财产的六分之一来换,好昂贵的敬畏,喂,你就算心虚也不用跪下吧?啊!”米娜惊疑发现凯伊越来越矮,连忙一把搀住他。

  凯伊脸色发青,“肉体同化超过临界值了,扶我回房间。”他的腿部仿佛一只濒死的蛞蝓,不成形地托在地上,浑身的衣服也在融化,流下一滴一滴的残液。魔宠果冻失去意识,无法凝聚躯体。

  米娜利落地把他抱起来飞奔,凯伊无奈说:“也不是第一次了,没那么急,而且……背着不行吗,一定要公主抱?”

  米娜咬牙,“你这黏糊糊的鼻涕虫,我袍子的后摆很难洗!”

  四层通往五层的楼梯口,摆着两个狰狞的石像鬼,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贸然踏入,这些可怕的黑曜石像会突然活过来,一爪子掀开闯入者的头盖骨,外法部和上法部从没进入过五层。实际上,制作石像鬼的工艺成本超过五千万金币,米娜坚持认为用会动的金库来看门太奢侈,所以这两尊只是普通的黑曜石像而已。

  米娜风一样冲过样子货,登上狭窄的螺旋阶梯,看到五层的厚重黑木门却没靠近——那是幻术墙,谁要是真去开门,会直接坠落到塔楼地下三层的垃圾道里,就算好运没摔死,凯伊扔在下面处理垃圾的“工人”也会款待来者。米娜只踩着单数阶梯上楼,到头后倒退三阶,又前进一阶,螺旋楼梯就咔哒一声,缓缓旋转着向上垂直移动。

  越过阿斯顿掌管的第五层秘法图书馆、抄写室、小型构装工厂,越过米娜掌管的第六层奥术花园、魔药储藏室、探知密室,还有她心爱的个人厨房。直达凯伊掌管的第七层。这里是最危险,也是魔法密度最高的层面,米娜走过异界生物召唤室和囚禁间,里面传出几声怪异的嘶吼,把她吓一跳。

  “你又召唤了什么东西?”

  凯伊瘪着嘴没说话。

  “不管是什么,别让它出来!”

  直奔塔主私人实验室,凯伊抬手用三组不同的咒文解锁,米娜一脚踹开门,把他放在解剖台上。台子中央有人形的凹陷,收拢住滴落的胶液。米娜背对着凯伊,翻箱倒柜,骂骂咧咧。

  “一个缩在图书馆里当乌龟,一个整天就知道给自己找乐子,从来没人替我考虑一下吗。”她用陶瓷镊子夹住一块强酸矿,丢入烧杯,然后倒进万溶药剂。矿石冒出小小的气泡,米娜觉得它溶解的太慢,放出一道音波法术,结果没有对准,连烧杯一起震碎了,酸水和碎玻璃撒了一地。

  “废物!奸商!我再也不会订购这家器皿了!”米娜气急败坏,越气越忙,只能从头来过。

  凯伊看着他的女伴,虽然她始终背对着他,还气势汹汹骂个不停,凯伊却知道,她是在掩饰自己微红的眼睛。虽然这几年米娜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日渐刚强的外表下,依然还是那个躲在凯伊身后怯生生的女孩。

  凯伊伸出胳膊拉住米娜的手,柔声说:“没事的,有我在。”

  背影颤抖了一下,抽回手臂,继续搅拌万溶剂。“都瘫了还和我吹牛!”

  凯伊把米娜扭过来说,双目对视,认真地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五年前我们还是和野狗争抢臭面包的骗子、流浪儿,现在我们住在俯视一国首都的高塔,享受贵族和军人的阿谀,一言一行影响成千上万的命运。你觉得这不真实,像是用茅草搭建的宫殿,害怕一觉醒来,一切都随风而逝。所以他们对你越尊敬,你越害怕。”

  米娜低着头,半响没出声,把烧杯里刺鼻的强酸倒在凯伊腿部。胶液一触强酸,痉挛式地收缩,把酸液吞噬殆尽。一颗懵懂的眼球从胶液里浮出来,魔宠苏醒了。

  “难道你不害怕吗?皇帝和大臣把你看作深不可测的老古董,平民认为你是许愿的灯神。可我们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一切都是靠着几件魔法道具,和你这身副作用严重的躯体同化。”

  “我也怕,那些过于沉重的期待和赞誉,让我一夜一夜地无法入睡。难道我们就永远没法坦然面对吗?”

  凯伊用意念操控魔宠,胶体重新凝聚,攀附而上。

  “所以当我发现巨鲨投影跑出来了,我意识到这是个测试的机会。没有使用卷轴和魔法道具,仅凭宝石加持的法师等级,我战胜了它!一头在水元素位面成长至少五十年,法师等级不低于12级的浅海领主!”凯伊目光灼灼,翻身下了解剖台。

  “那个时候,外法部表现出的敬畏,我坦然接受。我不需要再怕,你明白了吗,米娜。”

  黑瘦女孩听完,把烧杯一砸,“就会说漂亮话,楼下的烂摊子自己收拾!”她恢复了风风火火的气势,拉开门,却发现阿斯顿正在外面作势欲敲,尴尬地举着手。

  “我打扰你们了?”

  凯伊笑说,“并没有,怎么了?”

  阿斯顿有点不安地说,“我给伤员做完医护后,顺带去四楼,水元素间外逛了一圈……从迹象来看,有人打开了封门的咒锁,闯入其中,才导致守卫失控。我们……被入侵了!”

  凯伊双眼放出光,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哦?这可有意思。”

  米娜一翻白眼,无奈地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