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守墓人逆袭 > 第88章 无责任番外

第88章 无责任番外

小说:重生之守墓人逆袭作者:南瓜老妖字数:446836更新时间 : 2020-01-14 20:57
  本文由 。。 首发一次游历的期间,祁弑非和葵卯偶然被卷入了时空风暴当中。=

  为了寻找到正确的方位出去,祁弑非想出了一个方法。

  “只能用过去的自己作为锚点,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回到的空间正确,而时间节点也不算太远。”

  葵卯点了点头:“那是以我作为锚点,还是用尊上您的过去作为锚点呢?”

  “不能单纯的以一个人作为锚点。要结合两个人的时间和空间位置才可以。”祁弑非蹙着眉毛,仔细的思考,务必要保证没有丝毫的问题。

  以葵卯做锚点,时间不会太过久远,以过去的自己做锚点,修为比较强,找起来好找。

  两相结合,他们才会回到最接近的时间点,然后因为同时存在两个自己,自然的会被天地排斥回到原来的时空当中。

  仔细盘算了又盘算,觉得没有问题了。祁弑非才抱着葵卯进入了乱流当中,他对自己最熟悉,很快的就找到了过去的自己,就是找葵卯的时候花费的时间比较久,他的修为能量太过微弱,几乎消耗掉了祁弑非的所有真元才算是完成。

  劈开乱流,俩人直接坠入到下方的时空当中。

  祁弑非惊恐的发现,下坠的时候葵卯被一股力量拽着迅速的向着一个方向前进,离得他越来越远!

  祁弑非试图去追,却没办法把葵卯抓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葵卯先一步的投入其中。

  祁弑非脑中慌乱了一瞬,随后极力镇定了下来。他要保证自己不能跟葵卯分别的距离太远,不再挣扎,随后祁弑非也很快的坠入其中。

  下落到逻垣大世界当中,祁弑非正想要凭借俩人之间的魂誓来寻找葵卯的时候,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

  祁弑非消耗的真元太多,而且他分割了一半的神魂,只有一半的神魂牵引葵卯。而现在的那个祁弑非则是一个完整的神魂,从本质上讲,俩人是一个人。受到完整的神魂吸引,葵卯直接被拉过去了!

  想清楚这个之后,祁弑非放心大半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生醋意。

  那可是过去的祁弑非,葵卯曾经对过去的那个多么的好,引起自己多少次吃醋。

  尽管自己吃自己的醋好像很可笑,但是现在的情况是真的有过去的自己出现了,还跟他抢葵卯,魔尊大人表示绝对不能忍!

  祁弑非的紧迫感加深,顺着葵卯的感应就找了过去。现在他落后一步,说不定就晚了一段时间。

  正如祁弑非所想的那样,葵卯就是受到这个时空当中,相同的祁弑非的完整神魂牵引,这才比祁弑非先一步进入这个时空当中。

  他不只是被这里的祁弑非拉过来,还直接落到了祁弑非所在的秘境当中。

  这个时间点的祁弑非正是大乘境低阶,离开九极峰独自在东渡洲游历,进行晋升中阶的准备。

  祁弑非修为不高的时候就因为被追杀,在东渡洲待不下去,去了深渊当中。他人生当中的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花在深渊探险和西泗洲游历上,对于东渡洲的了解反而不深。

  因为那个时候只有归元境的修为,有很多危险的秘境他都没有去过。现在大乘境之后,祁弑非就想着把那些东渡洲知名的秘境都走上一遍。

  祁弑非正是在这次游历当中顺利的晋升到了中阶,然后再返回的途中,遇到了白扬帆。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祁弑非还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葵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出现了,顿时让很警觉的祁弑非隐匿了起来。

  此时葵卯是化神境后阶,在祁弑非不遗余力的自荐鼎炉,以新姿势“修炼”不辍下,葵卯的修为增长的很快。

  一个化神境的陌生修士毫无征兆的出现,祁弑非顿时就把这个人当成了潜在敌人。但是当他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却莫名的提升不起敌意来。

  他的身上有一种他非常熟悉的感觉,让他天然的觉得他是一个很亲近的人。

  这时祁弑非并不知道这时葵卯身上的那半个魔尊大人的神魂引发的作用。

  他虽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修士很有好感,祁弑非却并没有被这种感觉盲目的迷惑。因为这种感觉出现的蹊跷,然而让他更加谨慎了,他疑心这是不是对方的什么法术迷障在起作用。

  他更加仔细的观察着那个人。那个男人长得很是清俊健朗,一身用料一看就不输给自己身上制作蝉雪外衣和御风里衫的材质。

  祁弑非凝目望去,更是觉得两者的材质很是接近。

  这让他心中更忌惮了,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一个道修。要知道他身上的防御外衣的材料可是只有西泗洲才有。

  祁弑非正想要继续藏下去,就看眼前的人脑袋一转,眼睛竟然笔直的向着他看过来。

  “尊上?是您吗?”葵卯不确定的呼唤。

  虽然祁弑非隐匿技术很高明,但是掠影出身的葵卯可是专门吃这碗饭的。他现在的修为高深了,自然能够发觉有人藏在附近。再加上和魔尊大人之间的魂誓感应,尊上对他的存在感太强烈了。

  既然被发现了,祁弑非索性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看见他显露出来,葵卯很是惊喜。他绽开笑容,眼神明亮,身心全然的喜悦自然是被祁弑非看在眼里。

  对方看见他这么高兴,之前还叫他尊上。看来对方认识他,而他却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祁弑非不露声色,面色从容的站在那里。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他心中的疑惑,他显然是想要假装一下,然后从葵卯那里套取更多的信息。

  只可惜,这一招也许对别人会是无往不利,只是在面对枕边人的时候,眼神的微妙变化,都能让人察觉到不对。

  更别说,祁弑非会站在距离葵卯一丈的距离,而不是走过来紧紧的靠着他,就更加的不对劲了。

  这不是和他心心相印,两情相悦的那个尊上,而是现在这个时空的祁弑非。

  葵卯没能忍住,露出一个失望的神色。随后他的面色一正,收起那些喜悦和过分袒露内心情绪的表情。

  从新变得面容平静,冷静坚韧。

  虽然眼前不是他爱的那一个,但是无论是哪一个时期的祁弑非,葵卯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敬尊重。虽然现在不再把他当做高高在上的神祗,尊上的至高地位却是不可动摇的。

  祁弑非饶有兴致的看着葵卯,他肯定的说:“你认识我。”他的眼睛又在对方身上的衣物上转了转,越看越像是出自自己的风格,“而我却一点都不知道你是谁。”

  “在下葵卯,拜见尊上。”葵卯行了一个礼。

  祁弑非的城府极深,而葵卯又是一个心思脾气很简单直白的人,当祁弑非非常认真的时候,葵卯什么都掩藏不住。

  首先,从他行礼的方式上,祁弑非就能够判断俩人之间的关系不浅。

  如果不是很熟稔,很得他自己看重,他是不会轻易免去别人的行礼。而胆敢在一个大乘境魔尊跟前不得到允许就这样做,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或者就是来他跟前找死的。

  葵卯很明显两者都不是。

  祁弑非唇角勾起来,对这个陌生人的兴趣更浓了。他缓缓的走进,葵卯忍住后退躲避的冲动,祁弑非并没有靠近他,反而是绕着他缓缓的走动着。

  “你很熟悉我,跟我的关系很亲近,穿着我亲手制作的衣物。”

  祁弑非一句一句的说着,他又用神念突然探出在对方的身体上扫了一下。葵卯措不及防,他对祁弑非根本就没有戒备,直接就被祁弑非给扫视的清清楚楚。

  “真元浑厚纯正,没有一丝杂质。”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点奇怪。这个世间上,真元这样纯正的可是非常少见的,除非是想他自己这样的纯灵体,祁弑非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人的真元会这样纯净。

  葵卯忍不住额角渗出汗水,他在祁弑非面前还真没有这样感觉到压力巨大。

  要不是害怕破坏这个世界的因果关系,他真相对祁弑非和盘托出,以避免被他用这样可怕的探究目光剖析。

  “你虽然很快的就改变了对我的态度,很明显的你对现在这种情况知道的很清楚,也对此有所心理准备。”祁弑非琥珀色的双眼亮的惊人,内心安奈不住一种发现惊人秘密的惊喜,“过去我不曾认识你,也只有可能是未来我们相识。”

  葵卯露出一个震惊的神情。他家的尊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聪明地可怕!

  祁弑非兴奋的露出一个笑容,白牙在齿缝之间闪现。

  对葵卯的种种分析,让他判断这人对他没有威胁,就算是胆敢有所异动也能够被他拿捏住。

  祁弑非凑近葵卯,葵卯这下顶不住了,开始后退。祁弑非见他躲闪,也不逼近,仍然是在他周围缓缓的走动。

  现在葵卯就跟被关在笼子里边的兔子,而外边是一只对食物虎视眈眈的狼不停的围绕着笼子打转,就想着怎么能把里边瑟瑟发抖的小东西给弄出来。

  葵卯不敢站在原地,也缓缓的走动,俩人绕着一个圆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你是从什么时间来的?什么时候和我认识的?”祁弑非问着。

  尽管压力很大,葵卯却仍然紧咬牙关,不肯透漏分毫。

  “你不说?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祁弑非继续追问。

  葵卯都快要哭出来了,他实在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尊上。要知道他从来都是很顺从的,这样违抗真是折磨死他了。

  好在这样的僵持很快的就被打破了。

  “离他远一点!”一个冷冽的声线怒喝。

  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一股真元硬是把追着葵卯绕圈的祁弑非给扫得“蹬蹬蹬”后退了好几部。

  “尊上!”葵卯欣喜若狂的叫了一声。可算是解脱了!

  来人冲过来,落到葵卯的身后把他紧紧的箍在自己的胸前,琥珀色的双眼警惕的盯着站稳脚的人。

  祁弑非面对来人狠狠的吃了一惊,那竟然就是他自己!

  一瞬间他的脑袋有点懵,要不是神智还算是比较清醒,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闯进什么迷障当中,出现了荒谬的幻觉。

  那个跟他一样的人紧紧的抱着那个引起他兴趣的人,他抱得那样紧,看起来像是抱着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

  “葵卯,你没事吧?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祁弑非松了一下胳膊,眼神在葵卯的身上看了看。

  “我没事。”葵卯哭笑不得。

  祁弑非狠狠的瞪了一眼过去的自己一眼,别以为他没看见刚才这个祁弑非追着葵卯不知道在干什么。

  别管是不是自己,只要是敢伤害了葵卯,他一定狠狠的教训一顿。

  “尊上,我真的没事。”葵卯又重复了一遍,才把魔尊大人的视线从瞪视自己给吸引了过来。

  俩人对望着,都有点激动。

  祁弑非是被突然失散吓得,而葵卯则是对比刚才那个对自己没有感情的祁弑非,现在望着自己的这一个双眼满是对他的爱意,心口一热,不由得就激动了起来。

  “尊上……”葵卯气息一个不稳,祁弑非突然就抓住他的后脑的头发,把他推向自己,低头压住他的唇就吻了起来。

  别的一会儿再说,先让他亲亲压压惊。

  葵卯轻轻的呜咽一声,就乖乖的仰着脑袋闭着眼配合了起来,让这个亲吻的热度直线上升。

  一时场面非常的安静,只有秘境当中风吹过树梢的声音,还有远处的几声鸟叫,再有就是激烈亲吻,唇齿之间“啧啧”声。

  站在一旁的被迫观看的如此惨无人道秀恩爱的两个人,这时空的祁弑非脸色很青。

  他很生气,又有点尴尬,偏偏眼睛还不能往旁边挪,挪开他就觉得自己输了。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他怎么逼问那叫葵卯的人,他也什么都不说。就算他说了,祁弑非也是不相信他将来居然会有一个伴侣。

  那个未来的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了,已经到了登羽境初阶。

  他拥抱着他的伴侣,亲吻的很沉醉,很热烈,让祁弑非看得不由的心中生出一点异样的情绪。

  要不是亲眼看见,真想不到他也会有这样热情的情感。

  未来的自己放开那个男子,俩人都是气喘吁吁,脸上都是满足。

  亲昵的又蹭了蹭,那个未来的自己看了过来,眼神当中透着得意,还有对他形单影只的鄙视。

  顿时,这个时空里的祁弑非内心就腾的一股火。双方势力差距太大,自己对自己又太过了解,祁弑非咬牙切齿,只能憋屈的忍了。

  天地对于异常的时空乱入者的排斥反应姗姗来迟,魔尊大人抱紧自己的伴侣:“来了,准备好。”

  葵卯忧心的紧紧抓住尊上的衣服,祁弑非在他唇角轻吻了一下:“不用担心,这次是顺势而为,应该没有危险。”

  葵卯松口气,紧紧的抱住他的尊上。

  俩人的身影逐渐被卷入到突然出现的扭曲当中,这个时候旁边站着观望的祁弑非忍不住开口:“喂!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认识?!”

  未来的那个祁弑非扭过头,非常恶劣的露出一个微笑:“为什么要告诉你,慢慢等吧!”

  随着话音落下,俩人消失了,只剩下又被自己气到的祁弑非。

  这一次顺势而为,果然没有那么费力,葵卯甚至还有余力关心道:“尊上这样做,不会让那里的尊上心生闹意吧?”要是对那边的自己产生了厌烦的情绪,那不是走不到一起了吗?

  祁弑非毫不担心,他说:“你放心,我最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以前那是没有,也不知道。现在等知道将来会有之后,只会更加的上心。这种在意,不管那边将来出现的是重生的你,还是没有重生的你,只会让那个我更快的爱上。”

  葵卯轻轻的嗯了一声,祁弑非笑了一下:“在那个时间点,你那个时候应该刚刚离开训练营吧。距离发生那件事情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可有等的。等他知道真相之后,只会让他更心塞。”

  谁叫他那个时候故意追着葵卯绕圈,就是故意什么的都不说,急死他!

  葵卯想了一下,那边的尊上将要认识的是掠影葵卯,而不是修真者葵卯,差别这么大,中间又有很多事,肯定会很晕。

  尊上这坏心眼,真是连过去的自己都不放过啊!

  不过无论是哪里的尊上,都是一样聪明强悍,一定会排除万难,让他们再一次在一起的。葵卯这样坚信着。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啦!!!

  最后一个番外是纯粹的脑洞,不用管他合不合逻辑,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