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一夜冥妻 > 第七百零三章 是你们太弱了

第七百零三章 是你们太弱了

小说:一夜冥妻作者:秦受吃白菜字数:2129088更新时间 : 2020-01-14 21:08
  月光洒落,夜风阵阵。

  我终于朝着他们大喝,话说的很绝情。话音落下,此地彻底沉寂下来。

  仨人的神情陡然凝固,气氛变得冰寒无比,他们表情极为复杂。

  毫无疑问,我话语很刺耳。我将他们说成了累赘,说成负担,将他们的冲动彻底浇灭。

  “原来周远你这么认为。”狂刀苦涩一笑。

  “抱歉,我只是以为我能帮上你……”顾德顺也落寞。

  “所以你们明白了吧,不是我不愿意让你们同行,而是你们太弱,不配与我同行!”我说的斩钉截铁,越过他们迈步而走,几人如同木偶,呆滞的任我擦肩而过。

  独自朝着中州而去,夜风似乎吹拂的更厉害了,刮在我身上,居然让我都有一种刺痛之感。仿佛这风带走了我身上某种东西。

  “周远,你这么欺骗他们好吗?”陆羽开口问道。早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

  “其实他们可以帮你很大忙,红衣斋敌人数量不少,多一个人多一分保证,说不定你们都不会死。”

  “陆羽够了,如果出现危险,他们比我更容易死,我到时候就算灭了红衣斋,害死了几个兄弟,我又有什么意义?”我打断他,朝他反问。

  “但你不应该这样说,他们愿意为你而战,你却伤害了他们。”

  “我也没有办法。”

  我深吸口气,陆羽没了声音,沉寂下来。

  只身片影,我渐渐消失在夜幕之中。今夜注定不平静,许多人都无法入睡。

  云顶城内,无数修士正小心的搬运着一个个大木箱子,他们体积不大但沉重无比,而且数量众多,连成了一片小山,所有人都心惊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我悬浮半空之上,注视着这一幕,随后踏入虚空离开了此地。

  冷云江并非一个人名,而是一条浩瀚的江河,它虽然不是海,但却极为庞大,从北原起始,穿越中州,分成两道直入西域和东洲。

  由于它的壮大,江面上总是船舶不断,热闹非凡,江水沟通南北,让鸿蒙大陆的贸易可以借水路开展,等于母亲之河一般。

  秋时江水开始冰冷,波浪滔滔,每年此时,中州境内的江航,都会热闹无比。

  除了商船,还有大量的游船涌入其中,里面十之九成都是修士。

  因为圣灵峡内,悟道壁便是在每年此时出现。

  一日悟道,鸡犬成仙,这是每一个修士的最大梦想,但这句话却似镜中花水中月一样遥不可及。

  直到悟道壁的出现,相传曾有人在悟道壁前看到神灵,三叩首后一日之间晋升三阶修为。

  也有老者死气缭绕,在悟道壁前想要了却一声,但却有所感悟,提升到大圣修为,寿元瞬间大增。

  同样有人传言,在过去此地是一位古皇给家族留下的悟道至宝,包含着古皇一生的瑰宝。但可惜时间侵蚀,那家族灭亡,这悟道壁也就沉寂辗转,不知怎么大地运转,跑到了这圣灵峡内。

  总之每年秋,峡谷内仙雾飘渺,在日光和雾气作用下,这一块绵延三公里的悟道壁闪烁出道道幻光,它的传说和造就的种种奇迹,吸引着无数修士前来参悟。

  就连一些成名的大圣甚至半帝,都曾经多次来过这里,有些人有所领悟,有些人则抱憾离开。

  若非这悟道壁因为特殊环境造成,一旦变化可能彻底失去神效,否则早就被大势力以通天手段挪走,不会留给所有修士悟道的机会。

  朝阳升起,江面之上飘着一艘小船,它隐身于大船之中,极不起眼。

  我头戴斗笠,好似渔翁,盘坐于船上。

  红衣斋所需要的其中材料,恰好有两种材料属性特殊,极易发生炸裂,更需要和天地气息接触,所以无法放入空间,只能以最传统的方式运送。

  而红衣斋大肆购买材料,物品众多,靠人飞行运送无疑是给人靶子。所以我猜测他们会选择水运。

  这是从云顶城前往红衣斋,最好的方式。

  “来了。”

  一艘大船出现在我视线远方,让我瞳孔微缩,所有注意力都聚集在了那里。

  这大船是最大号的商船,看船上没有什么货物,但却吃水很重,大量船体浮在水面之下,可见里面装了很重的物品。

  而上面之人看起来漫不经心,好似游客一般,但却大部分都是男性,却隐藏的气息凌厉,寒意十足。

  最重要的是,我在船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正是昨夜我造访云顶宫看到的几人。

  毫无疑问,这就是我等待的正主了。

  红衣斋的大船果然来了。

  我划动船桨,朝着那大船而去。

  “挤什么挤?你一艘小船,在我们大船之中乱钻什么!”不过这港口船舶太多,我向前没多久,就有一艘大船的船主横在我前面,朝我怒吼。

  “这里难道你能行得,我就不行?这江面被你家包了不成?”

  我皱了皱眉,许多布置华丽的小船,都轻易穿过,但这船主单单对我吼叫阻拦,明显是看人下菜碟。

  “你人穷船破,还敢和老子顶嘴,你这德性去那悟道壁也是浪费?快滚,不要给老子添乱。”

  这船主变色怒吼,没想到我还敢顶撞他,他嗓门极大,传播很远,就连红衣斋那艘大船上的人都朝我这边张望。

  我眉头一皱,没有理会他,打算转个方向。

  哪知道这船主极为蛮横,居然控制船调转方向,将我死死的挡在了后面。

  眼看着红衣斋的大船越走越远,我忍不住面色阴沉起来。

  红衣斋运送这等重要之物,而且能够替红衣斋买入物品,无疑都是红衣斋信任的核心人物,甚至可能是副斋主级别。这等强者自然会加倍小心,我若飞行而去太过危险,所以才打算行船。

  但若是被他挡住,我一会加速靠近,反而更加麻烦。

  “小杂碎,我看你气得不爽又能如何?你有胆子撞我啊。”船主大笑,指了指他的大船和我的小船。

  轰!

  然而下一刻,一艘船从一侧猛地钻出,轰然砸在了他的船腰上。

  “啊!”这船主直接被撞击力推得跳了下来,噗通落入水中。他之前站在船檐上嘲讽我,这下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一幕极为突然,而看到那船上熟悉的身影,我更是震惊。

  “匡古,狂刀。”

  “你们放肆,在干什么?”一个船员怒吼挥着后面行凶的大船。

  “你们他妈的在前面随便乱转,干扰我等行船,还那么多屁话?”匡古冷笑无比,将大圣的气息散发出来,吓得那几个原本气势汹汹的船员顿时吓傻。

  “还愣着干嘛?冻死我了,快把我拉上去。”入秋的江水温度不高,这船主浑身哆嗦,被几个手下七手八脚的拉起来,成了一只落汤鸡。

  他们被匡古等人吓破了胆,灰溜溜离开,一句废话都不敢说。

  “周远,快上来。”顾德顺丢下一根绳子,我顺势一拉便晃了上去。

  “你们怎么来了?”我神情有些复杂,昨晚我为了赶他们走说了重话,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跟我到了这里。

  “周远难道你以为你一句激将法我们就信了?我们是看你为难,所以换成了暗中跟随。”顾德顺得意一笑,狂刀和匡古也是一脸得意。

  “我们铁了心跟着你,你想甩也甩不掉。”狂刀咧嘴一笑。

  “你们……”

  我听了心头涌过暖流,愿意冒危险陪你出生入死,有这样的兄弟绝对是人生大幸。

  “老顾别废话了,快点加速,不然那红衣斋的船要消失了。”匡古一喝,顿时船舶加速,在江中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