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包 > 都市言情 > 炽眼 > 第202章:突然发难

第202章:突然发难

小说:炽眼作者:笨两点的小傻字数:809482更新时间 : 2020-06-03 07:19
  “这什么啊……”望著眼前明显不属于这座城市的古怪建筑,尹承一发自内心地感叹道,“比之前见过的还要夸张,50年的军工已经这么发达了吗?”

  “都别看著我啊。”见同伴们都将视线聚焦在自己身上,王承干有些心虚地说道,“平民又不能越过临时防线去参观,我哪里知道前线的画风已经科幻成这样了……你当这里是博物馆吗?我还可以来这里郊游的?换在十年前,这里妥妥的都是军区好吧,私闯军区最高是可以枪毙的。”

  “这东西的构造……好像还有引擎?能让这块至少30吨的玩意儿移动起来那得是多恐怖的动力源?石油吗?”朱伯特看著面前这座充满了赛博朋克感的黑铁色建筑,在暗中对人类这个种族又多了几分敬畏,后半段话就变成了轻声嘀咕,“在尚未点出可控核聚变的前提下,竟然造出了这种东西……人类,果然不可小觑。”

  也难怪众人大惊小怪,就在他们眼前,一大片球形堡垒立在建筑与建筑之中,仿佛钢铁丛林。放眼望去,其数量足足有几十来个,几乎将视野占满。

  这些堡垒的外形有点像金鱼缸,球形半径为九米,三层楼那么高。球体的外壳由军用钢铁铸成,在最上方开了一个像潜水艇里那样的活动闸门,附指纹解锁器,似乎是为了避免海兽从最上门的闸门里溜进来。外壳上三百六十度都有开口,各式各样的枪眼、炮口在其球体表面布满,光是看这些开口的数量,尹承一也能想象到这些球形堡垒里面到底藏了多少军火……一旦开战,这玩意儿就是个屠杀机器啊!

  更夸张的是,每个球形堡垒的最下方都有八个可以调节方向的喷射口。

  ……

  “瞧瞧你们这少见多怪的样儿……”朱寰难掩语气中的得意,哼哼一笑,指著这群球形堡垒,“这些是十年前最最前沿的一批军工堡垒设计,刚下流水线就被拉到前线来了——当~当~当~当!由现任超警银胄亲手设计的——【滚石堡垒】!”

  “滚石……”尹承一挠了挠头,“这好像是……很早以前的一部电影吧……我没看过。”

  “不是乐队的名字吗?”徐少阳有些诧异,“难道是我记错了?”

  “喂!这不是重点好吧!”朱寰显然对他们擅自扯开话题有些不满,声调也不自觉地高了几分,“重点是——这些堡垒可以移动,下面八个喷射口能够让它们短时间内浮空、飞行,乃至加速,快速支援到战场的任何一个角落,‘哐——’的一下砸下来。这玩意儿的设计就考虑过硬著陆,再加上还要防海兽的撕咬,外壳硬的一塌糊涂……

  缺点则是必须要人在里面手动操作、换弹、射击等等。从外面看上去好像还挺大,但除去弹药储存、必要的维生设施、食物和水之后,可供活动的地方其实没多少,不适宜长久作战。”

  “如果按照临时战线的原计划,在一线铺开滚石堡垒后,下一步就是要建立更多的补给站,让战士们可以更方便地获得补给……可惜啊,如果真能实现的话,一定会很壮观的——至少在它们被海兽冲烂之前。”

  尹承一有些感慨。

  经过了十年的时光,周围的高楼大厦早已腐朽不堪,这些堡垒的锈迹却没有那么严重。它们就像巨人的尸体般耸立在那里,狂风、雨水和阳光都无法彻底腐蚀掉其外壳,即便是死,都带著一种墓碑般肃穆的气势。

  他可以想象,十年前的冬天,战士们是怎样精心保养著这些屹立不倒的堡垒,

  怎样为它们的外壳去锈抛光、补充弹药。可现在它们却孤零零地吹著冷风,甚至于壁垒中的弹药都没来得及拿走……荒芜的战场遗迹,也从侧面彰显了当年海兽群的反攻是有多么突然。  “走了足足五天,总算到这一步啦……”徐少阳眯起眼睛,目光透过滚石堡垒,看向前方毫无遮拦的城市,竟是松了口气。

  虽然把队长的位子交出去了,但说实话,他真的是一天都没放松过。

  现在团队能走到这里,他心中多多少少有几分欣慰。

  “方才我徒弟也说了,这里是十年前人类战线‘最前沿’的地方,换言之,当年的临时战线最远也就铺到这里。”

  金刚双手合掌,他的神色依旧是云淡风轻,这五天的徒步赶路似乎没能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从上到下,一尘不染。

  宛若一尊佛像。

  “诸位小施主们,一路走来,你们与我结下了一段堪称佳话的善缘,对此,小僧实在感激不尽。”他停住脚步,以长辈送晚辈去远方那般慈祥中略带一丝不舍的神色说道,“但是很遗憾,这段旅程恐怕要到此为止了。穿过滚石堡垒,你们要去的沙滩就在不远处……接下来的路,需要你们自己去走。”

  “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啊……我知道了。”

  这句话来的有点突然,但好在尹承一也提前做足了准备——总不能指望人家一直护送你到沙滩那边吧?那你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

  这五天来,一行人在半路上愣是没碰见一只海兽,沿途轻松得就像出去野炊一样。每天晚上,金刚都会从他那件神奇的袈裟中掏出挂面、食材调味来哦和一口大锅给众人生火煮饭。这件神奇的袈裟就是如此视科学定律为无物,让尹承一不禁联想起某只机器猫的神器口袋……虽然大家表面不说,但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这一路走来,自己这边实在受到太多照顾了,以至于组织上发下来的口粮都没吃多少。毕竟能吃到热乎乎的面条,还有谁愿意啃背包里那些又干又硬的干粮呢?金刚他们也不计较食物的分配问题,自说自话地就把一日三餐全包了,尹承一这边充其量也就提供了点儿纯净水。每天早晨一睁眼,孙行空肯定已经离队了——她会在队伍附近游荡,将海兽群驱赶走,然后在黄昏时分准点回来。

  于是乎,走了整整五天,他们连一只海兽都没看到,有时甚至忘了自己是在一座满是海兽的城市里执行任务……

  简直就是带著四只满级召唤兽疯狂在新手村地图扫荡啊!

  但是新手保护终究是有时限的……倒不如说,能一路走到这里,已经大大超出了尹承一的预料。

  ————

  “实在非常感谢你们一路上的种种照顾和保护……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本想用握手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之意,但心里一紧张,愣是没敢把手递出去,“回去之后,我会向组织说明你们表露出的善意。”

  “这个……我们也没法儿报答你什么,如果你还有鹤老贼……不是,鹤连山院长的联系方式,可以去找他谈谈。”不过鹤连山老奸巨猾的形象又在他脑中闪现,尹承一犹豫半晌,还是叹了口气,补充道,“不过最好也别抱太大希望,那家伙贼得很……”

  “做善事,结善缘,更何况你们都是好人,帮助你们也没什么。小施主不必介怀。”金刚略微颔首,脸上的笑容仍旧像初见时那样不褪色,“能和你们同行,是我们的荣幸。”

  “您这……”尹承一有些受宠若惊,心说你这家伙未免也太谦逊了,“太客气了,我……真是受之有愧……”

  “哪里哪里。”金刚轻轻一笑,“有一说一,多亏了你们,我们此行的目的也差不多有结果了。”

  ……

  “……”徐少阳的强大直觉让他隐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但目前为止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从这句平和的话中嗅到了危险。

  三个徒弟默默地往旁边走去、散开,分别占住三个边角,将六人合围其中。她们三人的神情也很有意思:大师姐半低著头,似乎是刻意不和他们对视;二师姐朱寰满面笑容,一幅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样子;琉璃则是和先前一样面无表情,默默站在一旁充当旁观者的角色。

  ……

  “是吗?”尹承一有些迷糊,“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来著?阻止世界堕入混沌?这么宏大的目标才几天就出结果啦?”

  “正是。”

  “哦, 那……恭喜你们。”

  “不必。”金刚摇头浅笑,“刚才我也说了,最后我能想通这么多糟糕的破事……多亏你们一行,或者再说的精准一点,多亏你。”

  “这样啊……不管怎么说,能帮到你们就好。”尹承一顿时尬住了——他想说你们这些家伙怎么个个都这么神神叨叨,但出于礼貌,还是没说出口,只是尴尬地冲他笑笑,随即转过身,打算再说两句场面话就完事。

  “那,我们就此别过吧……”

  ————

  “小心!”

  几乎是在喊出声的同一时间,徐少阳已然跨出一步,闪电般飞扑上来,以橄榄球员扑球的气势给尹承一来了一记结结实实的肩撞。只听得“砰”的一声闷响,尹承一还没摸清楚情况便挨了这么迎头一撞,猝不及防,被撞得人仰马翻、以头抢地。

  “……”

  金刚的拳头击中徐少阳小腹处,深深嵌入肉中——这是尹承一倒地之后看到的第一幕,他的大脑在短暂的几秒钟之内宕机了。

  “噗——”

  一口热血从少阳口中喷出,浇在地上,仅仅挨了一拳,神仙系引以为傲的高抗伤能力就像纸一样碰碎了。他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两步,双目无神,脸上血色全无。身后喷溅出的几枚小火星在空中灭了,终究无法像以往那样凝聚成翎羽——而随之一并黯掉的,还有徐少阳瞳孔中的光芒。

  “跑……”

  他艰难地从满口血沫中吐出最后一个字,眼白一翻,当场倒地。

  连神仙系的能力都没用出来。